首页 新闻 文化 社区 腾冲旅游 视频 旅游 在线留言

微信

旗下栏目: 微博 微信 视频 招聘 出租 手机报 商城

南斋 : 男哉!

来源:未知 作者:腾冲报社 人气: 发布时间:2017-01-03
摘要:从怒江坝通往百花岭七弯八拐的山路上我一直在想,翻越高黎贡山南斋公房的起点为什么不设在平坦丰饶风景秀美的怒江坝,而是半山梁上干涸贫瘠的百花岭呢? 夜宿百花岭。当本地的土鸡、腊肉、野菜和自酿荞酒,近乎失控地扩张着食欲和酒胆,亢奋得不能自已的时候


从怒江坝通往百花岭七弯八拐的山路上我一直在想,翻越高黎贡山南斋公房的起点为什么不设在平坦丰饶风景秀美的怒江坝,而是半山梁上干涸贫瘠的百花岭呢?
 


夜宿百花岭。当本地的土鸡、腊肉、野菜和自酿荞酒,近乎失控地扩张着食欲和酒胆,亢奋得不能自已的时候,我才恍然大悟。智慧也好,狡黠也罢,这都是高黎贡刻意为之。从百花岭翻越南斋公房,到达林家铺正好需要一个整天。其实,高黎贡在设置起点之前,早已为行者安排了终点。大山的灵气和睿智在无言中给出了注解。不经意的刻意挽留,想昭示我们什么?
 


朋友反复提及,只有从南斋翻越,才能感受和体悟到高黎贡雄性的特质,这是我向往已久忙里偷闲登临南斋的主要原因。尽管隆冬的百花岭寒气袭人,但兴致已让寒冷消遁无形。在走了老远才找到的一个空旷地带,我仔细打量了眼前满是疑窦充满诱惑的高黎贡。脚下的百花岭是山的腹部,渐次堆砌的一栋栋民房无意中修复并恰到好处的掩盖了这块洼地的干瘪和瘦削,错落有致的房屋如同健壮男性的腹肌。微凸的两个山头分列左右,恰似壮汉坚实的臂膀。夜雾中依稀可见的主峰,据说就是南斋公房,圆嘟嘟的头颅被两旁健硕的肩胛支撑着,雄视左右,居高临下,张扬不羁。百花岭紧靠怒江坝隆起的一条山脊格外显眼,挺拔如雄性的体征。汹涌的怒江撕裂了好端端的坝子,江水舞蹈般转着圈子,突然发力冲向对岸的岩石,然后掉头折射到对面高黎贡山脚下的皱褶处,以最捷径的方式接纳了大山分泌的体液。
 


留宿,使我得以有充足的时间仰视高黎贡的尊容,并为次日的登临预设揣测的范畴和臆想的空间。
 


兴奋中度过了一个难熬的寒夜。天不亮就草草吃完早点,背上行囊进山。因其植被茂密,山里湿度大雾气重能见度低,电筒的光亮不足以引领前行的路,湿滑的土路使我们不得不小心翼翼的扶掖着亦步亦趋缓缓推进。土路不长,前面便神奇般的出现了一条宽约两米多的大路,路为山石铺筑,石头上留下的马蹄印清晰可见,岁月沉淀的印痕历历在目,先人的吆喝和骡马的响铃犹在耳畔。历史的传承往往顾此失彼偏见颇多,人们大多对西汉时期从长安到中西亚地区的北方丝绸之路耳熟能详,脚下这条史称“蜀身毒道”,同样对中国古代文明影响深远意义重大的西南丝绸之路却知之甚少。殊不知,西南丝绸之路始于公元前四世纪,比北方丝绸之路还要早二百多年。这条路以蜀地成都为起点,绵延两千多公里抵达印度。就是脚下这条古道,见证了当地人的繁衍生息,架起了内外交往的桥梁,推动了古代文明向现代文明的演进。
 


这是当年的官道,相当于而今的国道,虽然历经两千多年沧桑,但路面完好无损。回溯远古滇西这样的蛮夷之地,疆界战火频仍,种族纷争不断,朝廷对边疆稳定尚鞭长莫及,企望划拨建路养路银两,更是白日春梦。古道之所以千年不朽畅通无阻,我更愿意理解为不同朝代不同种族不同肤色不同性别的行者,在道路养护上的自觉自愿,时空接力让人唏嘘不已!
 


进入旧街遗址,兴奋的神经就被提了起来,最吸引眼球的莫过于种类繁多,稀奇古怪的参天大树。古树间巨藤缠绕,勾肩搭背,意乱情迷,让人浮想联翩。即便枝断叶残,沧桑尽显,也是别有滋味。气喘吁吁汗流浃背,很快会被这些景致所消解。在歇脚的地方,有一个年代已经久远的财神庙,虽已破损但还洁净。神龛上放置供品的时间不长,已有鸟兽造访的痕迹。深山小庙的香火虽不复当年,仍然有虔诚的人们渴望得到山神的护佑和对未来的憧憬。
 


到了二台坡,天空便飘起了雪花,我们赶上了入冬后的第一场雪。刚开始大家还感到新奇,不停地打闹追逐,彼此间拍照合影。随着在湿滑的路上不断摔倒,大家的兴致渐渐消退,有人甚至萌生了退意。从这里开始,不时会出现“小心野兽出没”的警示牌,据说山里常有毒蛇、棕熊和野猪出现,甚至发生过攻击行人的情况。风险驱离了倦怠,意志占得了上风,大家都摒住呼吸,不知不觉间加快了脚步。
 


雪越下越大,已经看不到前行的路。幸好同行中有人户外运动经验丰富,我们循着他的足迹缓慢爬行。大山银装素裹,到了岗房已是正午时分。找不到可以休息的地方,我们就坐在雪地上啃着干粮,喝着凉水。为了驱寒解乏,有人甚至掏出了随身所带的烧酒。在这里,人人豪食暴饮,尽可能腾空行囊,减少爬山的负累。所谓岗房,顾名思义就是负责进出大山的人们安全的关卡。驻守在这里的人员大多属义务性质,由本地乡绅和实力较大的马锅头派遣。俯瞰脚下这一条崎岖绵长的山路,想象着先人们苦于生计肩挑背扛,牵螺驭马,翻山越岭,风餐露宿,历经艰难险阻的不易。这条穿越时空,浓缩了艰辛与担当的通途,分明就是一条男人的路!
 


大雪覆盖了草地,压断了树枝,但没能阻止黄竹河静静地流淌。所谓河,实则一条清澈的山间小溪,河上有一座古桥,河边的箭竹覆满积雪,如一扇扇珠帘。四围的参天古树,头上厚雪覆顶,通体冰凌悬垂。山谷形似硕大的音箱,水流叮咚,犹如轻音乐敲击的鼓点。享乐美景不失为饕餮盛宴,同行六人都已年过四旬,都狂躁得像个孩子。照雪景、堆雪人、打雪仗,山谷充盈着欢笑和歌声,疲乏已然被美景冲抵。据说春秋时节的黄竹河山清水秀鲜花遍野,为南线最美。隆冬的黄竹河白雪皑皑清溪映雪,不也美到了极致!
 


死亡谷,一个阴森可怖的地方。地名使人心里发紧,地形更让人心跳加快。道路陡峭狭窄,爬行腿脚发麻,身上虚汗淋漓。风水,已注定了这里的恐怖与风险。这是古道南线最艰险的地方,偶有骡马和行人掉下山崖,生灵陨落的阴气亘古不散,弥漫山谷。
 


懒板凳是必须歇脚的地方。在这里补充能量,蓄足精力,便可一气登顶。大山深处是没有凳子可坐的,一个巨型的条石,便为行人的歇息提供了方便。上下山的人比想象中要多,人们嘴里呼着热气,眉发覆满雪花,眼里都透着坚毅与执着。高速高快高铁和航海航空航天技术的迅猛疾进,人类的科技可以保证你驰骋于更广袤的疆域,抵达更遥远的星球。古道崎岖,雪路艰难,过往的人们却热衷于历史纵深的探寻。
 


岗房至南斋公房遗留了不少战争痕迹,战壕、弹坑和弹孔随处可见。史料记载,在滇西抗战中,仰攻南斋公房的战斗也极为惨烈,夺取南斋公房,国军就倒下了300多个热血男儿。这一役,为收复腾冲铺平了道路。悲壮的记忆,为高黎贡山注入了丰厚的雄性基因。
 


南斋公房,高黎贡山南线的顶峰。尽管六个多小时的爬行体力已到了极限,但南斋公房低矮的建筑刚一进入视野,每个人都会能量陡生,萌发按捺不住的冲动,奔跑着进入它的怀抱。南斋公房海拔约3200米,曾因一位一心向佛的人到这里行善积德,为过往商客和行人提供食宿而得名。公房有屋三间,为政府出资在遗址上新建,虽然没有任何设施配套,但也足以方便行人遮风挡雨。
 


飞雪依旧,能见度尚可。在公房的院落里居高临下的品读高黎贡,别有滋味刻骨铭心。较之那些名山大川,高黎贡不巍峨不俊朗,没有一览众山小的气势。循着脉络聆听它的厚重,体悟它的血性,感佩之情会使你血脉喷张心潮难平。
 


居滇西之巅正襟危坐,看怒江咆哮,窥世事变迁,佑生灵安康,护马帮穿行,察永昌冷暖。何等气派!
 


风雪垭口的路虽然不长,足以让你体会到涅槃与重生的滋味。零下十度左右的气温,会冷得牙床打颤周身哆嗦,雪粒子打在脸上像刀割一般疼痛,风力托举着每一个人漂浮着前行,所有力气必须专注于肢体的下沉。头发和衣服被大风掀起翻飞,大自然刻意编排的风中舞蹈分外动人。在垭口侧翼拐角处一个大风无法光顾的地方,高黎贡一把将我们揽进了怀里,把我们从惊恐中拽回现实。
 


翻过大风垭口,此行的终点腾冲曲石坝的林家铺便在远远的雾气中显露出来。艳丽的大树杜鹃镶嵌的山间,在微风中频频向我们点头致意。上山容易下山难,更以雪地为甚。途中,人人都有摔倒的经历,多数人有擦伤的痕迹,虽已饥肠辘辘疲惫不堪,想像着将要承载着收获抵达归宿,人人脸上都舒张着喜悦…….
南斋,男哉!
 


文:李兴  省作家协会会员    腾冲市人民政府副市长
图:解宏伟   王立权  范南丹
编辑:李燕滔
责任编辑:腾冲报社
腾冲彩色跑:2500人,谁最出彩?(组图)

浏览:5153次

《武侠》电影拍摄地—黑鱼河

浏览:4957次

赶马肉

浏览:4792次

鸡枞

浏览:4672次

和顺“头脑”

浏览:4611次

腾冲藤编

浏览:4514次

腾冲宣纸

浏览:4488次

大薄片

浏览:4464次

荥阳村油纸伞

浏览:4424次

首页 | 新闻 | 文化 | 社区 | 腾冲旅游 | 视频 | 旅游 | 在线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