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文化 社区 腾冲旅游 视频 旅游 在线留言

文学

旗下栏目: 抗战 翡翠 生态 商旅 乡村 文学 丝路

徐霞客笔下的腾冲生态

来源:未知 作者:腾冲报社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1-02
摘要:徐霞客是我国历史上著名的地理学家、旅行家、文学家。他撰写的《徐霞客游记》记述了他游览大半个中国的经历,自问世以来,产生了重大的影响,被誉为千古奇人、千古奇书,世间真文字,大文字。 徐霞客于明崇祯十二年(1639)年农历四月十二日(公历5月14日)
  徐霞客是我国历史上著名的地理学家、旅行家、文学家。他撰写的《徐霞客游记》记述了他游览大半个中国的经历,自问世以来,产生了重大的影响,被誉为“千古奇人、千古奇书”,“世间真文字,大文字”。
  徐霞客于明崇祯十二年(1639)年农历四月十二日(公历5月14日)进入腾冲(时称腾越州),于农历五月二十一日(6月21日)离腾,时年52岁。考察了腾冲现今的13个乡镇,野外行程约800里,在腾境内39日,写日记33篇,写游腾冲的文字约三万字。为我们展现了腾冲的山川形胜,其中很多文字,可以让我们领略到近四百年前腾冲的森林、村庄及水、雨的生态图景。
       诗情画意的林
  近四百年前的腾冲,古木参天,竹藤郁勃。
  徐霞客越过高黎贡山分水关进入腾冲,在高黎贡山古道上健步行走的他,被高黎贡山高大浓密的森林吸引,不惜笔墨写道:“山亦甚峻,藤木蒙蔽,猿鼯昼号不绝”“两旁削崖夹起,中坠成路,路由夹崖中曲折上升,两岸高木蟠空,根纠垂崖外高木蟠空,其上竹树茸密,覆阴排幕,从其上行,不复知在万山之顶,但如唐人所咏‘两边山木合,终日子规啼’,情与境合也。”这是多么美的森林美景啊!如今,走在高黎贡山古道上,那种“藤木蒙蔽”“高木蟠空”“覆阴排幕”仍然历历在目,让人陶醉其间,流连忘返。
  过芹菜塘时,山岭上的杜鹃花让他惊奇不已:“村庐不多,而皆有杜鹃灿烂,血色夺目。若以为家植者,岂深山野人,有此异趣?若以为山土所宜,何他冈别陇,杳然无遗也?” 
  他从叠水河去宝峰山,所见是“深树密翳”,宝峰山寺庙深藏在密林中。他细致观察了的山体形态,并与别处进行了比较,“盖腾阳多土山,而此山又以土山独裹石崖于中,如颖跃于囊,且两箐中怪树奇株,郁葱蒙密。竹之大者,如吾地之猫竹,中者如吾地之筋竹,小者如吾地之淡竹,无所不有,又非迤东西所有也。”对宝峰山的竹子印象深刻。还记述到宝峰山的老虎,在四月十八日的游记中,还记述了宝峰山的老虎 “啮参戎马”的事,当时腾冲城四周山林的生态是极好的。 
  过马站途中更有神来之笔, “巨松错立,高影深阴,午日俱碧”,他在高大的松林间,抬头所见的太阳,竟然是碧绿的。你能在什么地方见到这样颜色的太阳?
  往云峰山路上的“巨木参霄,纬藤蒙坞,遂极幽峭之势。” “跻树荫中,高崖滴翠,深木筛金,始知雨霁日来,阴晴弄影,不碍凌空之屐也。”让他心情愉快。 
  到云峰山脚“巨松错落”“涉一峡底,于是巨木参霄,纬藤蒙坞,遂极幽峭之势。” 
  登云峰山的路上“两峰之北,复与西大山夹成深壑,支条盘突,箐树蒙蔽,如翠涛沉雾,深深在下,而莫穷端倪,惟闻猿声千百,唱和其间,而人莫至也。”在山顶眺望是“平白氤氲,如铺絮,又如潏波,无分远近,皆若浮翠无根,嵌银连叠,不知其下复有坡渊村塍之异也。至如山外之山,”“甸外之甸,稍远辄为岚掩翠映,无能拈出,独此时层层衬白,一片内,一片外,搜根剔奥,虽掩其下而愈疏其上。” 
  诸如“箐木深翳”、“茅深棘翳”、“深茅丛棘”的记述,则让我们深深感到腾冲当时的森林茂密。
       情趣无穷的水
  腾冲江河纵横,溪流密布,水源丰沛。徐霞客对腾冲的水情有独钟,对龙川江、大盈江,多有着墨。他涉溪过河,涤体掬饮,腾冲水与他的耳目肌体之触,让他畅意尽情。
  在高黎贡山上,深箐中的水为他奏出了欢快的乐曲,“峡底无余隙,惟闻水声潺潺在深箐中。”
  龙川江铁锁桥下的水,奔腾汹涌,自北而南,水流虽不及潞江的三分之一,但“奔坠甚沸。” 
  叠水河的水千年不变,“飞沫倒卷,屑玉腾珠,遥洒人衣面,白日间真如雨花雪片。”
  在云峰山下,见“有小水注坂坡间”,天气正热,他居然童心大发,兴趣盎然地“就而涤体”。而深涧中的水响,让他不得不侧耳细听,“皆坠深涵碧,闻水声潺潺在其底,而不辨其底也。”
  界头永乐桥下的江水,湍急不息,“龙川东江之源,滔滔南逝”,让人遐想。
永安一带江流,展现的是世外桃源境界,碧绿如线的江水与渔人相映成趣。“水流峡间,人逾崖上,江为崖所束,奔流若线,而中甚渊深。峡中多沸水之石,激流荡波,而渔者夹流置罾于石影间,揽瑶曳翠,无问得鱼与鱼之肥否,固自胜也。”“江亦出峡,有石浮波面,俨然一鼋鼍随水出也”“两崖复成峡,石之突峡迎流,与罾之夹流曳翠”。 
  马场的水,清凉可掬,透彻肺腑。“泉之溢处,俱从树根石眼纠缪中出,阴森沁骨。掬而饮之,腑脏透彻,悔不携木胆来一投而浸之也。”
  还有腾冲的温泉,让他大开眼界,魅力无穷。他认真考察了腾冲腊幸、永乐、热海、大洞的温泉,并对热海大书特书,而在大洞温泉的一泡,让腾冲享受到了腾冲温泉温润,冲洗了他在腾冲的水尘劳顿。
       缠绵不绝的雨 
  徐霞客到腾冲的这一年,腾冲的雨季来得稍晚,因而,他在界头和县城都感受了腾冲祈雨移街禁屠的民俗。
  但他五月初六日进清水时,腾冲的雨季就来了。他在罗生山上“南眺则浓雾弥沦,若以山脊为界,咫尺不可见。”“俱行氤氲中,茫若蹈海”。“不免远罹其沾湿矣。”“披雾就讯之,乃清水屯也。” 并因雨雾而多次迷路,只得在田间、深箐中苦苦寻觅。“雾漫不辨,踉跄东下”、“塍中插禾已遍,亦无一人。抵塍而路绝,塍狭如线,以杖拄畦中,东行抵溪,而溪两岸蒙翳不可渡”、“往返踯躅,茅深棘翳,遍索不前”“藤箐蒙塞,雨雾淋漓”、“南行莽棘中。湿茅壅箐”、“时风雨大至,田塍滑隘,余踯躅南行”,这些密集的关于雨的描写,让他真正感到腾冲雨的恣意。
之后,在绮罗李虎变家、在腾冲城,因连续多日的雨而让他不得不呆在屋中。
至五月十九日才“雨少止”,以至“觅担夫,以连日雨泞,贵甚。”准备早上走,而雨又下起来,只好等到午后才走。二十日、二十一日返保山的途中是“雨时下时至” “行雨浪中”,“时衣湿透”,到新安哨时不得不“烧薪烘之”,到分水关再交“就火炙衣”,让他切身感到腾冲雨的不同,出腾冲就“天色大霁,路磴俱燥” 、“乃知关名分水,实分阴晴也。”腾冲的雨,让他感叹不已。
      与竹不离的村
  腾冲良好的生态,使腾冲的村落也显出别样的美,徐霞客廖廖数笔下的腾冲一些古村寨,多数掩在竹木之中,几乎无村不竹,别有景致。
  在云峰山脚,他见到的村落“有村连竹甚盛”。从曲石返城途中,一路走村过寨,他都着笔记述,过海口 “有村庐当海子北岸,竹径扶疏,层峦环其后,澄潭映其前。”过今天的岗峨“有村连竹甚深,是为中干峨村。”过今天的下河村“竹庐交映更遥,是为下干峨村。”过洞觉村一带 “其崖甚峻,又数十家倚其麓而居,竹树蒙茸,俯瞰若不可得而窥也。”
  下绮罗“其村颇盛”“村绾其谷口,竹树扶疏,田壑纡错,亦一幽境云。” 
洞坪团山“冈东尽处,竹树深密,绿荫袭人,披映心目。”如此美景,让这个远行者尽情抒写。
  腾冲的乡村,竹子是这样的常见,是这样的优美恬静。
  腾冲是徐霞客西行最边远的地区,是他平生游历中经历最危险的地方,也是他晚年最后考察的地区之一。腾越游记在他的西南行程中,富有科考和探险意义,是他毕生最成熟最有贡献的篇章。
  《徐霞客游记》中对腾冲山川形势的考察与评价,真实、准确、详细、生动,评述独特精当,是全书中十分重要和精彩的部分之一。对于揭示腾冲自然奥秘、认识腾冲旅游资源、启示我们对生态的保护,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
[韦成树]
责任编辑:腾冲报社
腾冲彩色跑:2500人,谁最出彩?(组图)

浏览:5153次

《武侠》电影拍摄地—黑鱼河

浏览:4957次

赶马肉

浏览:4792次

鸡枞

浏览:4672次

和顺“头脑”

浏览:4611次

腾冲藤编

浏览:4514次

腾冲宣纸

浏览:4488次

大薄片

浏览:4464次

荥阳村油纸伞

浏览:4424次

首页 | 新闻 | 文化 | 社区 | 腾冲旅游 | 视频 | 旅游 | 在线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