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文化 社区 腾冲旅游 视频 旅游 在线留言

文学

旗下栏目: 抗战 翡翠 生态 商旅 乡村 文学 丝路

站在固东桥上念故乡

来源:未知 作者:腾冲报社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1-09
摘要:时逢盛夏,傍晚回乡,一梦天明,清风吹拂,神清气爽。长期养成的晨练习惯,我独自信步于已经退隐下来的固东桥,河面,上有断壁残垣的老桥墩,下有车水马龙的新桥,可谓同名三桥。 举目眺望,桥下流水潺潺,清澈见底;四围满眼青翠,一片碧绿,稻田碧浪翻滚,
  时逢盛夏,傍晚回乡,一梦天明,清风吹拂,神清气爽。长期养成的晨练习惯,我独自信步于已经退隐下来的固东桥,河面,上有断壁残垣的老桥墩,下有车水马龙的新桥,可谓同名三桥。
  举目眺望,桥下流水潺潺,清澈见底;四围满眼青翠,一片碧绿,稻田碧浪翻滚,稻穗飘香;稍远处玉米吐穗,绿叶婆娑;远处青山含黛,松柏飘香。河水南下,桥东南跨,东头水泥小路斜爬而上,路边两排青砖瓦房鳞次栉比,延伸向一个古老的集镇,连结我的老家,随目光一同飘去的还有我的一片深深思绪。
  这是素有“腾北重镇”美誉的固东镇,坐落于高黎贡山山脉的鸦乌山尾部,受“一山两河”夹持(明光河与西沙河),成倒立的三角型,在左边线西沙河上架设的固东桥,自然成了人们通往外面世界的重要隘关。
  儿时,家居高黎贡山深处,住山种 坝,学校在坝区,学生和家长一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从山脚到山头来回两头跑,无缘外逛,伴随两腿的仅有一条独木桥和崎岖慢慢长路。语文课学《赵州桥》时,我总是对“敞肩式”的小桥难于理解,总想着在桥上再架小桥既不稳固又不安全,追着老师问,老师说:“你到固东桥去瞧瞧就明白了。”还说:“固东桥比赵州桥更长更雄伟。”但学校距桥约三公里,与家成反方向,小小愿望始终未能实现。固东桥的丰姿就像梦一样在脑际间生根发芽。雄伟漂亮,高大尚,“外面的世界很精彩”,这些意象每每在脑际间闪现,总给我遐想、力量、激情、黎明、希望、收获,是强烈的跨出去欲望。
  初中毕业,一张到县城读高中的通知书终于让我如愿以偿踏上了固东桥。此桥1970年建成,为3孔双曲复孔桥,每个孔肩有3个小孔,大孔孔径30米,桥长106.6米,桥面高5.25米,净宽6米,上部结构为钢筋混凝土,下部结构为石料砌造,两辆汽车可相向而行,两边人行道略高,设横栏扶手。确实比赵州桥雄伟多了。在桥之上河面清晰可见,几墩断壁残垣的椭圆柱石墩傲然屹立于汹涌的恶浪中,很明显,是老桥的残骸,为当时住小河口的7627部队所建,石墩触水,上架木梁横板,1953年建成,可通汽车。据说:更早的桥,全为木桥。《民国腾冲县志稿》载:“年筑年倒,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重筑大木桥,宽丈余。”尽管宽丈余,终因木质难于抵御烈日、风雨、洪流的侵袭,短短十七年就随洪水付之东流。
  当我跨过固东桥,独自一个人告别家乡,告别亲人,远赴一个未知的领地,梦境的“精彩”又成了“外面的世界很无奈”。这一走,我就再也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回家”过,始终把“买到最远的车票”当作最大的幸福,渐行渐远,且行且珍惜,不敢懈怠。读书期间,一个学期回家一次,工作后,一年都难得回家一次。
  十年后,当我真正欣赏过赵州桥的古朴苍老,领略过长江大桥的矫健雄伟,可是,生活依然如故——山一程来,水一程。然而,我却总是惦记着家乡、惦记着童年梦幻的固东桥。已为人夫,已为人父的我,高高兴兴的携妻带儿回家,几天的劳累颠簸且不说,桥两头的急弯坑洼把客车颠成跳摇滚的“铁人”,幼嫩婴儿怎能承受,又是哭啼,又是吐奶,一扫全车人的兴,顿生“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之羞涩,曾经梦寐以求的桥却成了回家的一个结。
  回家成了守候,亲人成了期盼,团聚成了一个遥远的梦。身在异域,情系故乡,总想摆脱一切束缚,抽点时间陪伴家人。“来年定然回家”这种深埋心底发自肺腑的话,时常会被现实击垮,成为一种遐想。现实就像《围城》所描述的那样:圈里的人总想跳出圈外,圈外的人总是望着圈里好。可是,开弓没有回头箭。
  2007年,当我自驾车返乡,轿车轻吻大桥,奔驰即过,桥边的小树在风中发出咯咯笑声,好像是独自在家的慈母在热烈欢迎久别的孩子归来。细看,过的桥已是新桥,位于先前的桥之下,河中立7座巨型桥墩,桥面按二级公路标准设置,为全钢混结构,桥与公路相接无弯无坡,车行其上已无过桥之感,会车不用减速。先前乘坐客车几天才能到达的家,如今只需几个小时。老家也享受易地搬迁政策,举寨搬下坝区,一排排青砖瓦房整齐有序。
  入寨,巧遇阔别多年的堂弟,我俩便在寨头攀谈起来,听他诉说生活的幸福和家乡的美好。我想,倘若我没离开故乡,也许会像他那样,起早贪黑地在黑土地上耕耘,打理庄稼,培植大棚蔬菜,侍弄小猪小鸡,街天赶集,雨天煨茶……,不再为年景的丰歉,或喜或悲。我也或许是另外一种人生际遇,或比他不如,过另外一种幸福。但我坚信,无论何种宿命,我都会像固东桥一样,以时俱进,适应社会发展节拍,永不凋敝,都会以耕耘作为生存的依托,都会在自己的心灵国度里边走边唱,放飞牧歌。
  今天,当我散完步回家,与大哥攀谈固东桥的变迁时,他告诉我:“2017年10月又开工建设腾冲至固东一级公路,预计2020年建成通车,它将为固东的经济社会迅速发展创造更好条件。”如今修路,逢水架桥,遇山钻洞,固东桥必然更为高速便捷。到那时,这段西沙河,上下距离不到100米,时隔不足100年,将同名“四桥”并列,就像刻在浪花上的年轮,记录时代发展和社会变迁,成为家乡走向文明的又一道风景,不仅见证家乡由贫穷到富裕的发展变化,也必将见证家乡不可限量的辉煌未来。
  桥是静态的,却无时无刻不在前行,它宛如天地的游子:出去是一道坎,回家是一个结;突破这个坎,解开这个结。一如我有趣人生渲染出的绚丽色彩:在故乡与异乡之间,从难于跨越到回溯困难,再到无梗无碍地自由出入。
[李安成]
责任编辑:腾冲报社
腾冲彩色跑:2500人,谁最出彩?(组图)

浏览:5153次

《武侠》电影拍摄地—黑鱼河

浏览:4957次

赶马肉

浏览:4792次

鸡枞

浏览:4672次

和顺“头脑”

浏览:4611次

腾冲藤编

浏览:4514次

腾冲宣纸

浏览:4488次

大薄片

浏览:4464次

荥阳村油纸伞

浏览:4424次

首页 | 新闻 | 文化 | 社区 | 腾冲旅游 | 视频 | 旅游 | 在线留言